跟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庆祝维罗纳歌剧节-游戏同步器-拉齐奥全资讯
点击关闭

巴东新闻-跟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庆祝维罗纳歌剧节-拉齐奥全资讯

  • 时间:

李佳琦求生欲

很多人知道維羅納是因為莎士比亞的劇作《羅密歐與朱麗葉》。這座位於意大利北部威尼托阿迪傑河畔的城市是劇中故事的發生地,因此得名「愛之城」(city of love)。但事實上,這部戲劇的最早版本發生在錫耶納而不是維羅納,實際上也並不存在羅密歐求愛的「朱麗葉的陽台」。但為了每年數百萬的遊客,維羅納人按照莎士比亞的描寫建造出一座陽台,以供遊客朝拜。

阿迪傑河一分為二新城山頂上的聖彼得堡是俯瞰維羅納老城的網紅點,雖然城堡本身並不對外開放,但我們還是決定上去看看。

拿到登塔的票時雪糕剛好吃完,搭乘電梯再爬一小段樓梯,維羅納的美在我們面前360度展開:維羅納市政宮(Palazzo del Comune)、執政官官邸(Palazzo del Podesta)、市政會涼廊(Loggia del Consiglio)等建築簇擁下的領主廣場就在腳下,中央矗立着但丁雕像,所以領主廣場又稱為但丁廣場。

圖:佩雅托橋連接古城和新城從慕尼黑到維羅納(Verona)的火車車程長達五個半小時,乘客們都百無聊賴地看着書報或電子產品,坐在我對面的大叔已經第二次被自己的鼻鼾聲吵醒了。沒想到列車駛入奧地利後,阿爾卑斯山壯美的景色卻漸漸讓人忘了旅途的疲憊,遠處是碧空映襯下的鋒利雪山,稍近一點是連綿不斷的綠色丘陵,最近的是軌道旁小巧的各色野花們和紅頂農舍。此時,我的對面已經換成了一對熱戀中的美國情侶,他們的目的地也是維羅納──「去摸一摸朱麗葉的酥胸,會給愛情帶來好運」。\孫 琳 文、圖

沿着石板路一直攀上山頂,還未抵達城堡便被一個開闊的平台吸引,這裏是遠眺盧爾德聖母聖殿(Santuario Madonna di Lourdes)和大片葡萄園的絕佳位置。景色還沒看的仔細,一支樂隊就開始在面前試麥調音,不一會兒表演就開始了。居然是一首韓國歌曲!就在我們還猜測這是否是當地的音樂學院學生即興表演,桃子就發現了觀眾群裏的長槍短炮──這是在錄製節目呀!我對韓流不感興趣,桃子卻一眼認出來主唱是劉憲華(Henry Lau),不過直到我發了朋友圈,才有人提示說是韓國綜藝節目《再次出發(begin again)第3季》。該節目每期都會挑選當紅的韓國藝人,在世界各地即興表演。觀眾裏除了節目組,就只有我們兩個亞洲人,沒了粉絲的瘋狂簇擁,人們雖然聽不懂歌詞卻都樂於欣賞,樂手們的專注和陶醉也絲毫不減,也許這就是節目創辦的初衷──「尋找音樂的初心」吧。

為了登上84米高的朗貝爾蒂塔,我們排了半個小時的隊,還好街角有一間雪糕店,我們各自吃着開心果或樹莓口味的雪糕,看來來往往的遊客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在意大利的每一天我們都在吃雪糕,「據說吃雪糕其實並不會胖」,同伴桃子這麼說我就暫且相信幾天吧。

下期「遨遊」將於11月15日刊出

在聖彼得堡的廣場上,擠滿了拍照的遊客和曬太陽聊天的本地人,據說這裏可以拍到最美的維羅納落日,可當我們打開手機查詢日落時間時,不禁心灰意冷:「居然八點二十分才日落!會錯過火車的!」桃子和我只好失望地下山往老城走,這次我們沒有看地圖,憑着感覺在維羅納的街巷裏亂竄,居然很巧的路過了幾個著名的教堂和討巧的建築,「你看這個門把手多精美」、「這個陽台好漂亮」、「怎麼這些車都這麼小巧可愛」……桃子一直都是個嚴謹的旅行者,出門會提前做好攻略,而我從來都是個沒計劃亂走的人,這次她卻也認同了「亂步」給旅途帶來的意外之喜。

「朱麗葉陽台」亦假亦真在維羅納找不到真正的朱麗葉故居,不如就拋開這段愛情故事,去探索這個城市本身的樂趣。

旅行的路上總有與他相似的人,我曾在維也納飄着冷雨的冬夜遇到唱着詠嘆調的「歌劇演員」,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地鐵裏成為「魔術師」的現場搭檔,在馬德里擁擠的聖誕季街頭遇到會拉《梁祝》的小提琴手,但接下來我們遇到的這組樂手卻很不一樣。

跟着遊客們的腳步,我們登上佩雅托橋,走到一半正要拍照,一架三角鋼琴悠悠奏樂。橋上風聲幾乎淹沒了人語,腳下的河水湍流不息,戴眼鏡的樂手穿着乾淨的西裝,緊鎖眉頭賣力彈奏。笨重的鋼琴被他裝上了滾輪,一張用意大利語寫的告示貼在旁邊:「我是一個失敗的鋼琴家,童年時期受到父親的精神創傷。請你們同情我,我很餓!」遊客們紛紛駐足拍照、錄影,卻少有人慷慨解囊。

從圓形劇場避開人潮,選一條小路向北走,十五分鐘就能再次遇到熱鬧非凡的街市──這就是百草廣場了。環顧四周,高聳的朗貝爾蒂鐘樓(Torre dei Lamberti)、巴洛克風格立面的馬賽宮(Palazzo Maffei)、帶有文藝復興時期外牆壁畫的馬贊提宮(Case Mazzanti)和古老的維羅納聖母噴泉,都讓相機快門停不下來。披薩、意大利麵和烤肉的香氣從拉吉尼宮(Palazzo Della Ragione)裏一個挨一個的小店裏飄出來,廣場上的雜貨攤上出售着各種便宜的服飾和旅遊紀念品。拉吉尼宮是一座中世紀建築,它擁有全歐洲最大的沒有柱子支撐的頂棚,上層是一排開放的涼廊,屋簷下有倫巴第風格的盲拱。

在維羅納找不到真正的朱麗葉故居,不如就拋開這段愛情故事,去探索這個城市本身的樂趣。距離米蘭、威尼斯都僅有一個多小時車程,這顆鑲嵌在意大利北部的寶石2000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名錄」。

維羅納古城建於公元前1世紀,並在公元13、14世紀在斯卡利哲家族的統治下達到繁榮頂峰,15世紀併入威尼斯共和國後繼續保持發展,直到18世紀末隨整個威尼斯共和國併入奧地利。意大利在1866年的普奧戰爭中與普魯士結盟並最終戰勝奧地利,維羅納回歸意大利王國。城內至今保存有羅馬帝國時代、中世紀以及文藝復興時期的諸多文化古蹟,成為意大利北部的上下兩千年歷史活化石。

市中心的布拉廣場是遊覽維羅納的絕佳起點,它的中心有一座羅馬時期的圓形劇場。這座意大利第三大圓形競技場的規模僅次於羅馬鬥獸場和卡普阿圓形劇場,更為難得的是,直至今日依舊會有《阿依達》等劇目在此上演。劇場的立面原是由白色和粉色的石灰岩組成,但在1117年的地震中摧毀。現在的劇場分為上下兩層,各72個拱門,觀眾席用石頭砌成,從下往上階梯狀升高。想想每年6至8月的夏夜,花二三十歐元,便可以在這個古老的露天劇場裏,跟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一起慶祝維羅納歌劇節,該是多麼美妙的體驗。

想要找到朱麗葉故居很簡單,都不用看地圖,跟着人群走就對了,長長的隊伍把朱麗葉故居所在的卡佩羅路23號門口擠得水泄不通,無數愛情誓言的塗鴉混着口香糖甚至創可貼留在了入口兩側的牆上。買了門票的人們排着隊走上陽台想像劇中求愛的場景,更多的人則擠在庭院中央的朱麗葉銅像前,她的右胸因傳會帶來好運已經被人們摸得反光。

阿迪傑河(River Adige)蜿蜒曲折,將維羅納一分為二,老城堡橋(Ponte di Castelvecchio)將舊時的人們引向城郊數不清的葡萄園。這座橋建於14世紀,斯卡利傑羅在反抗他的暴虐統治的起義中,得以安全逃出老城堡,於是修建此橋。1945年4月24日,這座橋和佩雅托橋(Ponte Pietra)一起遭德國軍隊徹底摧毀,1949年到1951年重建。新城山頂上的聖彼得堡(Castel San Pietro)是俯瞰維羅納老城的網紅點,雖然城堡本身並不對外開放,但我們還是決定上去看看。

佩雅托橋偶遇「尋樂初心」桃子一直都是個嚴謹的旅行者,出門會提前做好攻略,而我從來都是個沒計劃亂走的人,這次她卻也認同了「亂步」給旅途帶來的意外之喜。

今日关键词:女儿未婚遭亲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