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这几天大家更多不是在做避险-新闻出版署培训中心
点击关闭

美元盎司-实际上这几天大家更多不是在做避险-新闻出版署培训中心

  • 时间:

王子异否认不配合

其次是這一輪市場直接把絕大多數人一整年的金價預期打滿,也就是長線投資一整年的預期收益在幾天時間內完成。對於對沖型基金的選擇我們懷疑是激進的,但是對於跟風帶起來的零散性投資者,他們本來並不堅定看多,這一輪上漲過後堅定看多,形成了更加合理的對手盤,我們認為後續空殺多而非多殺空的概率更大一些,這也是交易對手上面的考慮。

展望:國際金價的合理估值現在時點黃金的價格,確定是貴了,因為本質上現在是全球共振性的資本市場恢復期。也有當下究竟是衰退還是復蘇的討論,美聯儲也暫時中止了降息,股市和商品市場也出現了共振性的回暖。那麼實際上這個位置黃金的相對收入是很差的,相對收入帶來的性價比,是我們認為確定時點黃金價格是否高估還是低估的第一要務。

但是特朗普對於美股的執着,以及對於連任的迫切需要,在確保自身連任之前,美股不會出現大幅下挫,但是一旦風險消除,不排除股市暴跌的可能。在分析角度,我們一直把黃金看作實際票面利率為0的債券+自身歷史溢價,做的本質是相對收益,美股收益走低甚至走負,帶來的配置型資金需求自然會把金價推高,這也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基本面的動能。另一方面,如果最終結果民主黨上台,美股崩盤和金價上漲的趨勢只會變得更大,但從目前我們對相應結果的分析來看,不是很現實。

因而實際上如果認為這輪避險可以延續,有兩個條件: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如果當前價格與遠期目標價格差異巨大,可能會出現讓人難以理解的上漲幅度,估值修復帶來的驅動效果將比預期的強和多。

總結:地緣政治不是金價暴漲的唯一要素

實際上這幾天大家更多不是在做避險,避險不應是追求收益率而是追求保本,現在這市場是把避險當比特幣在炒。如果美伊最終穩定,國際黃金我們認為有重回1480美元/盎司以下的可能性。

發展至今,我們認為雙方已經表明了自身的態度。

我們可以預計未來一兩個月金價會有進一步的大幅回撤,但是這樣的情緒化行情的過程中,尤其是空殺多的過程中,請大家牢牢記住市場對2020的金價的估值是1550-1600美元/盎司。如果能跌到1435-1450美元/盎司甚至更低,將可能是未來再難以見到的歷史大底,類似於2007-2008年的黃金市場的行情。陽光下無新鮮事,做好絕對價位的倉位管理還是普通投資者參与市場的第一要務。

第二是提醒關注地緣衝突的主體,必須能夠影響主要結算貨幣的投放的地緣,才有可能帶來持續的漲幅。如果美國持續投放兵力,那麼深化美軍財政赤字,最終導致美元整體走軟貨幣霸權減弱,也是另一種延續。但美方一旦沒有這個意向,這個延續性就立馬變得很差,這時候伊朗的反應只是點綴,短線反覆但不影響大的方向。

第一,美伊雙方出現全面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極低。這主要在於美國雖然強權,但是美國當前的財政並不支持寬泛性戰爭,減稅降費后財政赤字壓力過大。並且當前美國自身生產原油(59.16, 0.12, 0.20%),陷入中東地區紛爭的性價比並不高。伊朗方面雖有相關動力,但軍力並不支持與美軍陷入全面戰爭。

市場的基準收益率降低了,黃金的相對價值就出現了,因而購買黃金才能對抗經濟衰退和蕭條時段的風險,這也是黃金最大的基本面;而地緣政治衝突帶來的避險,本質上需要體量相等的大國,尤其是在國際貨幣清算中佔據一定地位的大國之間,才能出現更長期的避險,比如英鎊、歐元、美元、日元、澳元及人民幣。

第一個條件是衝突向歐元區蔓延,或者美國人繼續不斷的向中東增兵;

美國大選影響最大的其實是美股。我們知道美國股市已經連續上漲了十幾年,創下了最大的連漲記錄,特朗普上台後的減稅降費等措施。讓股市在高位出現了更大幅度的上漲,這裏面一方面積壓了較多的獲利盤,另一方面,美股自身的估值提升更多是驅動確是被動性ETF增多所致,即估值過高。

第二個條件是全球市場經濟整體下挫。而現在是貿易關係緩和期,前者概率不大,因而這輪避險帶來的延續性實際是非常非常弱的。

第一階段:一致性預期帶來的估值修復

風險:美國大選仍是2020年黃金多頭行情的重點

所謂的估值修復,即在2019年末大家一致看多2020年黃金,普遍預期均值在1550-1600美元/盎司之間。但是當時的金價(1555.76, -4.34, -0.28%)只有1480美元/盎司,黃金的展期費用在5美元/盎司之內,因而實際上金價與普遍預期之間有3%左右的上漲空間,因而這部分會帶來第一股估值抬升的力量。

截止撰稿的1月9日,地緣脈絡已經很明顯,美伊之間的衝突是最近金價飆漲的導火索。從伊朗要員在伊拉克被襲擊,到伊朗誓言報復,再到伊朗襲擊美軍基地,最後到雙方對於伊朗襲擊造成傷害的不同表述,是這一輪金價變動的主線。

實際上國際金面臨的兩個技術阻力,一個是1480美元/盎司面臨的近期高點連接的向下的軌道線的壓力,一個是1517美元/盎司的平台期的壓力。技術突破第一個關口后,市場技術性資金湧入,之後到達第二個阻力位,本來是可能回落的。

國際金在2020年初走出了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開門紅,1月8日倫敦現貨黃金上坡1610美元/盎司,刷新了8年來的新高。但是這個新高並不穩定,1月9日上午回落至1557美元/盎司的前高位置,出現了日內60美元/盎司或3.5%的驚人波動。實際上這一輪黃金上漲行情分為三個階段,即估值修復、技術推動、事件推動。

可以說在1500美元/盎司或者1480美元/盎司以下都是這樣的估值修復過程,進入的資金都是長線單,以長期持有獲利為最終目的。很可能是大型對沖基金、資產配置性機構,對短線波動和基本面變動感官較小,也是期貨分析中最難分析的一類群體。實際上初期的上漲很多人歸結于中國新年帶來的季節性買盤,但是因為2019年12月金價比2018年金價上漲了將近20%,我們認為黃金飾品銷量並不會很樂觀,如同三季度一樣,出現同比的大幅下滑。

這一點我們必須談一下黃金定價。對於黃金來說,基本面變動頻率很低。黃金如果視作實際利率為0的債券和避險溢價兩方面來看的話,股票等其餘資本市場收益率走低,以及央行降息才是其估值抬升的來源。

但是恰逢國內期貨開盤,國內投資者在新年最後一天12月31日的買興高漲,而由於人民幣匯率12月相較於9月升值很多,國內投資者對於絕對價位敏感而大多對於匯率不敏感,使得金價短時間上破技術壓力位,帶來了更多的投機性資金,1517美元/盎司的大壓力平台破了之後,黃金上方口徑打開,帶來了更多的做多資金。

第二,當下美伊事件整體在雙方克制的方向,在特朗普表達一定的停火意願之後,現在最重要的是伊朗對於美軍基地0傷亡的回應。目前看言辭的強硬概率勝於行動強硬概率,後續美方極大概率會增加經濟制裁,尤其是施加周邊地區關於伊朗進出口貿易的壓制,但實際對於中東地區的兵力可能卻是略有退出的,而伊朗會更廣泛的活躍于中東地區。

第三階段:美伊地緣政治這輪地緣政治事件從美國殺掉伊朗高級官員為伊始,當時國際金剛剛上破前期壓力,金價上方空間實際很大。在這種情況下消息面帶來的刺激情況下金價直奔1540美元/盎司,爾後伊朗反擊之後跳過去年1557美元/盎司大壓力位,直接往1600美元/盎司發力。

第二階段:技術形態修復在沒有重大事件的時候,技術分析在國際黃金的投資中格外有用。第一是,黃金交易的體量巨大,大的體量帶來了足夠的流動性和市場認同,也使得交易者對技術的認可度更高,如同國內的螺紋鋼期貨一樣。

因而總結這輪地緣政治帶來的上漲,第一是位置好,實際上我們一直強調的是金價面臨的技術面位置,連續三輪的金價上漲,實際上面臨的關鍵是,幾個壓力位都毫無壓力的跳了上去。這本該是阻礙金價漲幅的關鍵,投機性資金在沒有顯著限制下充分發揮才導致了這樣的暴漲暴跌的行情。如果12月中金價1480美元/盎司的時候發生這些事情,可能變動就會遠遠小於這麼多。

因而實際上,避險需求並沒有多少,但是短線伊朗也可能繼續出現過激回應,金價因而有一定可能出現反覆。

今日关键词:北京发布六条新规